IMG_2668.JPG

(手機傳上來畫質就變醬-/-不過現在想想我會用LINE Camera來弄這張還真蠢#

發文用的  

喵喵先解釋一下我寫這篇的目的哦♥就是本人我前陣子飯上了EXO了哦<3

他們每一隻都好可愛怎麼辦OUO因為沙丁魚我抱著暑假就會花痴氾濫的病來飯上他們,

第一個煞到的就是伯賢喔喔喔喔~這傢伙真的太可愛了啾:')

然後然後利用暑假我看了好多他們之前的Show time,還有一個禮拜前看得快樂大本營等等。

摁每隻都暖男欸我發現ˊˇˋ但主要原因還是因為西批我最喜歡燦白了<33333

他們很有愛這樣AUA好可口害我都流口水了噢噢噢噢噢噢噢(擦

所以就一整個想寫燦白文!想體驗看看這種感覺呵呵.

但是真的好可惜沒去演唱會QAQ雖然我超想去而且也超想要燦燦的玫瑰花TAT(哭

但那片美麗的銀海的影像,摁我應該是永遠不會忘記,真的太美逆啦啦啦啦天啊我的媽!!!!

最後就是說寫這篇應該不會怎樣:3跟我爸解釋只是普通文章就歐給啦(不放心030

發文用的  

   【好囉以下是附註說明,請各位張大眼睛ˊˇˋ】

1.我寫的燦白文,總共分Part1和Part2兩篇,這兩天會一天發一篇:D

2.本文的內容,都是「編」的,雖然有些干涉到一些現實,

但劇情都是我編的,所以不要在意拜託拜託Thx.

3.如果不喜看這種文章,麻煩現在請先按右上角X出去,感謝!

4.可以留言表達你的看法喔喔喔OWO可以適當批評,不要辱罵!

5.我還是第一次寫這種文章,寫的還蠻爛的請見諒。口感大概就是不腐不虐微甜w

對不起我真的不會寫那種很虐的文QQ

6.ㄜ好像沒有了吧,想不到了.__.那就看下去囉!謝謝你看完說明:)

   【說明結束,上面一定要看哦哦哦哦哦哦(重要!!!】

發文用的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正文開始】

  在EXO2014亞洲巡迴臺灣站演唱結束後,伯賢和燦烈在休息室裡愉快的聊天。

「噯,伯賢,臺灣的粉絲真的超熱情的阿!對吧?」

「是啊!看到We are one的字樣,你也感動得快哭出來了吧~」

「啊被你發現了呢······。」燦烈搔了搔頭說道。

「嗯,對了,燦烈啊,你打鼓真的好厲害噢!以前都沒發現,我這個室友當的真失敗!

真羨慕你呢,音樂造詣真是好,會吉他也會打鼓,我都不會那麼多樂器~」

「喂,別這麼說。你是我們EXO的主唱欸!!!而我,只是個不起眼的RAP罷了,除了那些我什麼都不會,

我才羨慕你哩!」燦烈低著頭,感覺頗喪氣的樣子。

「朴燦烈!不准你這麼說自己!」伯賢突然站了起來,雙眼直視著燦烈,

認真的說:「EXO如果沒有了燦烈,快樂也會隨即消失的!我們是個Team啊,每個人都很重要,你不要再說出

那麼沒信心的話了!好嗎?答應我。」

「好··好啦!我答應你就是了嘛!」燦烈被伯賢突如其來的氣勢嚇到,所以結結巴巴的回答他。

「嗯,這才是我的乖燦燦~」伯賢放心的坐了下來。

「燦··燦燦?」「啊···不、不,沒什麼啦!」「喔。」

「欸,我說燦烈啊,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」

「嗯?什麼問題??」

「就是啊······你看不管是世勳,還是鐘仁,或是子韜,他們這些年紀比我小的,都會叫我伯賢哥,你

明明年紀比我小好幾個月,為甚麼只叫我伯賢呢······?」

「這······」燦烈一時語塞,說不出話來。

_伯賢,你難道還不懂嗎?我不叫你哥的原因······。還是,你已經忘了上個月才發生的事情??

啊啊~笨蛋笨蛋!怎麼可以忘記!_

燦烈在心裡這麼想著,伯賢的問題也不禁讓他回想起一個月前發生的事情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一個月前】

「邊伯賢!你看看報紙!這是怎麼回事?」在宿舍裡,燦烈生氣的把報紙摔在房間裡的桌上。報紙

上寫著伯賢與少女時代太妍談戀愛的事情,原來,伯賢與燦烈這兩人,不僅是隊友關係而已,他們

兩個從練習生實感情就很好,可惜關係都一直維持在「超越友情,不到愛情」的模式。

但是,燦烈居然會為了這件事大發脾氣!

「燦··燦烈,你先別生氣!拜託先聽我解釋······。」伯賢哀求著燦烈,畢竟,燦烈他脾氣一直都很好,

伯賢自己也從來沒看過他生那麼大的氣!而且還是為了這種事······

「我不要聽你解釋!!!邊伯賢,我知道你喜歡太妍,跟自己的理想型交往很爽嘛!哼,你說,在你眼中,

我比不上太妍,你覺得我沒有她可愛對不對??」燦烈生氣的對伯賢大吼。

「不··不是這樣的!燦烈···拜託你先聽我說··你在我眼中是最可愛的啊······。」說話的同時,伯賢留下了一滴眼淚。

「你、騙、人!我再也不要相信你了!我告訴你,你在人歌那裏被駡叛徒,一切都是你自、作、自、受!聽到沒?」

燦烈說完話,他先是看到伯賢一愣,臉上隨即露出受傷與難過的表情,不過朴燦烈沒辦法管那麼多了,

因為,現在要後悔也來不及了!!燦烈立馬衝出門外,躲進了廁所裡,只留下伯賢一個人孤零零的待在房間。

「燦烈···你為甚麼要對我說出這種話呢?你知道當時我聽到的這聲叛徒···心裡有多痛你知道嗎?

你到底了不了解我啊······?」伯賢傷心的哭著,接著,他激動得往牆上捶了好幾拳······

沒有憤怒,只剩下悲傷,伯賢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來形容現在的自己了!!

「嗚嗚··我還真是沒用啊······。」

而另一方面,躲在廁所的燦烈也開始大哭了起來。

「朴燦烈你這個大白痴!為甚麼剛剛要對他講出這種話呢···明明知道那是人家心裡的痛啊!我······

現在要怎麼辦?應該要去道歉吧??」燦烈懊惱的往廁所的門踹了一腳。

唉,現在真的好後悔啊!如果時間可以重來,我幹嘛那麼生氣,我到底為了什麼而生氣呢······?

燦烈的臉上留下了一行悔恨的淚水,嗯,還是主動一點好了!

「唉呀我受不了啦!!!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,一定,我一定得去跟伯賢道歉才可以!」

燦烈用他快的速度衝回他們的房間,他用力的打開門,大聲的說:「伯賢!我······」他的話停了下來,

因為,他眼前的伯賢,整隻手都沾滿了鮮血,難道,他用手去捶牆壁······??

「你這個傻瓜!為甚麼樣這麼做?你看看你自己的手變成什麼樣了!!!!!」燦烈慌張的跑到伯賢身旁,小心翼翼

的扶起他的手查看。

「燦烈······我剛剛想了一想,整件事都因我而起,是我,當初只顧著品嚐和太妍談戀愛的滋味,忘了你個感受

······。我向你道歉,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······?」伯賢虛弱的說。

「不!!是我的錯!是我該說對不起,對你說了那麼重的話······我這個笨蛋!談戀愛是每個人的自由啊,

是我太自私了,整天疑神疑鬼懷疑你,唉,我何必懷疑你呢?既然在乎你就應該相信你阿!

伯賢,以後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在後面默默守護你的,祝你··幸福··嗚··嗚嗚······」此時的燦列已經哭到連話都說不清楚了。

「別這樣··拜託,燦烈···你知道嗎,現在我最在意的人,是你,不是太妍啊!看到你這樣我真的好難過,

我相信你剛剛說的話都是無意的,而且,會害你說出那些話的凶手部也是我嗎??所以··所以,我對不起你!

···」伯賢話都還沒說完,燦烈忽然把身子挺前,用吻,封住了伯賢的嘴。

幾秒過後,燦烈才輕輕的把嘴唇離開伯賢的嘴上。

「額······燦···燦烈,你······?」伯賢脹紅了臉,看起來就像嬌羞的女孩子一樣,非常可愛!

「你要說的話,我都明白了。謝謝你,伯賢······。」燦烈在伯賢耳邊低語道。

「好了!你的手得趕快包紮好才行呢!我來幫你吧!」燦烈用衣服的袖子擦乾眼淚,笑著對伯賢說。

那是,專屬於燦烈的陽光笑容呀!

「嗯!」就這樣,伯賢也投以燦烈一個溫暖的微笑!

發文用的  

下篇待續,嘿嘿:)

 

創作者介紹

來自未知行星的沙丁魚(#

沙丁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